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查看: 757308|回复: 0

哪些名家为鲁迅治印?与天龙山佛首共同出镜的印文

[复制链接]

1676

主题

1676

帖子

5212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5212
发表于 2021-2-24 10: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梁瑞 2021-2-24 10:13:49 757308 0 显示全部楼层
牛年除夕夜,流失海外近一个世纪的天龙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首,作为2020年回归祖国的第100件流失文物,亮相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国宝回家》节目。大年初一起,佛首在北京鲁迅博物馆“咸同斯福——天龙山石窟国宝回归暨数字复原特展”中对外展出。人们纷至沓来,感受牛年第一微笑的安详美好,静谧天然,纯净无染……一眼即是千年,让你心生欢喜。

微笑的力量从来都是不可估量的,佛教中常用“拈花一笑”“拈花微笑”来形容。“拈花”出自宋·释普济《五灯会元·七佛·释迦牟尼佛》:“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唯迦叶尊者破颜微笑。”鲁迅先生也曾拟用《拈花集》编辑介绍苏联版画作品,供我国的木刻青年参考使用,这里“拈花”的意思是将散在各处的花瓣,一片一片地拈起来,集在一起,不致失散。两处“拈花”虽然在字面解释上有不同,但冥冥之中却有耦合,那是一种爱,最朴素的爱,是大爱,会心者自然能悟出。

借此国宝回归展示的契机,北京鲁迅博物馆从馆藏文物中精心挑选20余件北朝时期造像拓片等文献在“咸同斯福”展上展出,拓片上的朱文印章背后隐藏着不少与鲁迅相关的故事,可谓是“小印章,大乾坤”。

鲁迅旧学基础深厚,自幼习篆,曾将《康熙字典》中的古文奇字抄录一大本,并计划写一部《中国文字变迁史》。他初到北京教育部工作时,抄写了大量古代碑帖,各种书体熟知于心。鲁迅少年时,就曾请人刻过“绿杉野屋”“只有梅花是知己”“戎马书生”的印章,青年时又刻过“戛剑生”“文章误我”,表明他的志向。1916年,鲁迅与周作人合作撰写《〈蜕龛印存〉序》一文,精辟地阐述了印章发展的历史。可见,鲁迅对篆刻也有深入研究。

在这次展出的造像拓片上,出现了鲁迅及其二弟周作人的多枚印章,其余的是鲁迅购买造像拓片前的收藏主人的印章。其中,《明范上造观音象》《赵□造弥勒象记》拓片上钤同一枚印章“周树”,“周树”即鲁迅。另外两幅《杨珍等造像》《万寿寺翟蛮弥勒造象记》拓片钤有印章“周作”,“周作”即鲁迅的二弟周作人,还有一枚鲁迅的收藏印“会稽周氏收藏”盖在《鹿光熊等造弥勒象记》上。“周树”“周作”“会稽周氏收藏”这三枚印章是由鲁迅生前好友陈师曾刻的。鲁迅的遗印中有很多是名家所为,其中陈师曾刻的印章多达6枚,除了“周树”“会稽周氏收藏”,还有“周”“周氏所藏”“会稽周氏”“俟堂”4枚,均藏北京鲁迅博物馆。

b369939e-fee0-4055-941a-63c8535b2921.jpeg
《鹿光熊等造弥勒象记》 北魏孝昌四年(52)

《鹿光熊等造弥勒象记》拓片上有一则陈师曾的题记:“ 按:《魏书•肃宗纪》:武泰元年,正月丙寅改元。《通鑑》目录:是年正乙未三戊午造像先于改元三日,故云孝昌四年也。正月甲辰朔五日丙申,或释为三月甲寅朔,与史并不合。朔日为甲五日亦不得为丙,盖石刻误耳。陈衡恪僭观并记。”陈师曾在题记中指出了原石刻中的史料记载错误,题记后有“师曾”朱文印,分别以正、倒两个方向钤盖,这一举动也能看出陈师曾的金石雅趣。陈师曾(1876-1923),名衡恪,字师曾,号槐堂,朽道人,朽者等,江西义宁人,近代著名的书画家,出身名门。祖父是晚清名臣、百日维新期间湖南巡抚陈宝箴。他的父亲则是“晚清四大公子”之一,“同光诗派”领袖陈三立。陈师曾的弟弟陈寅恪是著名的国学大师。他们四人被世人称为“陈氏四杰”。陈师曾与鲁迅交情深厚,长鲁迅五岁,二人相识于南京矿路学堂,后来同去日本留学,第二次相遇是在中华民国成立之后,两人同为教育部的工作人员,并共事了十年。由于兴趣相投,两人来往非常密切,结下深厚的友谊。陈师曾为鲁迅所刻印章,在鲁迅收藏的印中堪称精品,一方面鲁迅极其喜欢陈师曾所刻印章,另一方面说明他们之间的志趣相投,友谊深厚。

c184fcf8-863a-1563-afe7-a33c6e00af04.jpeg
《孙龙伯造天宫象记》 隋开皇十二年(592)

《孙龙伯造天宫象记》拓片上的“俟堂石墨”,是民国著名篆刻家张樾丞为鲁迅所刻,张樾丞(1883-1961),名福荫,字樾丞,又作越丞,河北邢台新河县南小寨村人,著名篆刻家。张樾丞比鲁迅小两岁,当属同龄人。鲁迅在北京收藏的印章共有41枚,其中有10枚出自同古堂,除了这枚“俟堂石墨”,还有“善”“伪”“翻”“完”“随喜”,两枚“周”,一枚“周氏”,打破了鲁迅收藏同一家刻章的纪录。张樾丞刻印在当时首屈一指,清逊帝溥仪曾下诏,令其刻印了“宣统御笔”“宣统之宝”“无逸斋精鉴玺”等6方玉玺,后来均成为传世之作。陈师曾、姚华、张大千等名画家都曾请张樾丞刻过印,徐世昌、段祺瑞等北洋政府官僚都治过其印,学界名流康有为、蔡元培、鲁迅等都请他刻制过印章,“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国立清华大学图书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印也是由张樾丞刻制的。张樾丞手制的印谱,可称得上是一部民国名人录。

bf832d76-94e2-3853-01bc-797182cb4eef.jpeg
《宋磨侯造像记》 隋开皇五年(585)

《宋磨侯造像记》上钤有“小琴所藏金石”“岳氏家藏”“小琴珍品”朱文印,为原藏家之印。“小琴”即岳小琴(1829-1891),爱新觉罗·岳琪,字小琴,满洲镶蓝旗人,室名秋好轩,富藏碑帖,精于鉴赏,著有《秋好轩石刻目存》。清同治四年(1865)进士,曾历任张家口监督、少詹事、詹事、通政使。据鲁迅日记记载,一九一五年七月四日,“午后往留黎厂买《杨孟文石门颂》一枚,阙额,银两元。又《北齐等慈寺残碑》及杂造象等七枚[书帐中记为九枚],四元。又《北魏石渠造象》等十一种十五枚,并岳琪所藏,共八元。”日记中的岳琪即爱新觉罗·岳琪,这张造像极有可能就是这次购买的。

鲁迅一生用印大约60多方,现存的原印主要收藏在北京鲁迅博物馆。鲁迅藏印多为自用,有名章、藏书章、闲章、鉴赏章等。许多印章都是名家所为,如陈师曾、刘淑度、张樾丞、吴德光等,此外,还有亲友赠印、同古堂制印。据北京鲁迅博物馆编的鲁迅印谱记载,现存鲁迅生前使用和收藏的印章共58方,其中原印50方,仅存印鉴的8方,北京鲁迅博物馆存原印41方,上海鲁迅纪念馆8方,周海婴存1方,鲁迅藏印中还有友人印“何凝”“萧参”“丰子恺”各一方,莽原社两方,其余均为自用章,其遗印数量之多足以说明鲁迅先生对印章之道的喜爱。这批原印因存世不多,已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作者:张娟)

廊坊新闻网www.lfnews.c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