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立即注册

查看: 761674|回复: 0

祭黄土坡的亲人——祖父

[复制链接]

4108

主题

4111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579
发表于 2023-1-20 09: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杰 2023-1-20 09:20:01 761674 0 显示全部楼层
释迦牟尼开悟佛教的初衷为平凡生命的喜怒哀乐、为经历苦难的世间生命!普渡有缘人,愿经历生命苦难的这一程,完成修行圆满!不负自己不负此生不负馈赠不负遇见。余华将《活着》用最朴实的方式讲述;稻盛和夫用智慧阐述不同境地的《活法》。以前读沧海桑田以为自己也可永恒,岂料世事多变人只如浮沉一粒,几十年仅是刹那间的事!年少时我们相互说着永远,因为不懂什么是永远才把永远说的如同明天一样轻松!不懂悲欢的年纪却以为经历的足够思考人生,真的为赋新词强说愁。

时间匆匆忙忙,忽而四季,一生一念,一程一叹!

祖父的这一程自此画上了句号,前半生养育孩子后半生几乎用来生病,如果人来世上为修行,祖父半生经历的肉体之痛强加了他的意志,他想要活着的意志要超出常人的多倍。希阿荣博在《次第花开》中把人的苦分为苦苦,行苦等好几种,从肉体到精神到欲望之苦,几乎所有的生命都要经历一遍,只是有的比别人更苦一些。生命降生之初,我们哭着来到人间,用最响亮的哭声宣告我们自己的到来,也开始了一程与苦难的遇见。人们行色匆匆挣扎着奔向终点。或长或短,或艰难或更艰难。祖父用他的一生修行的可是上一世的苦还是替儿女子孙后代提前背负的苦,作为后代我目前暂且还悟不明白!佛家讲因果,这因,以现在的我也是不能完全理解的!往后的某一天或者某一个瞬间或许我会明白,抑或我经历了同样的过程。以前以为英雄末路、美人迟暮便是悲凉,人至中年才知,生命本身蕴含悲凉的底色,因为它终将逝去殆尽,与我们自己分离的彻彻底底,消失在茫茫时光中。想到这里,眼泪止不住的流出来,那一刻在祖父弥留之际,他可还有未完成的心愿,可还有牵挂的人,替自己瘦骨嶙峋的身躯疼,悲自己即将长眠的这片黄土!祖父:此次我从远方赶来,却为此一行的目的泪流满面,因为我们将长久分离,永别是天人相隔,会有那么久远,我们再也不见,我是来永别的!此刻我懂了,长大的意义是要用更大的勇气面对的不只是生离而是死别!

记得我还年少时,祖父就已经是一个老人的样子,他留着三须胡,身材瘦小,讲我不懂得政治、讲他们那个年代的人们的生活、讲大锅饭和集体大生产,讲年轻的他们去引流洮河水……小小的我依偎在他身旁,虽然不懂但也听的津津有味,事实证明我真的记住了,三十多年了我还记得这些话。祖父总说,乡下人的生活热闹而这热闹主要在三件事:鸡鸣狗叫娃娃闹!他带我读糊墙的报纸,我总是胡乱念起,想念就念不念就跑去院子里给极小的弟弟梳上小辫,疼的弟弟哇哇大哭,我问祖父是不是这样就是热闹,他笑我怪我想要追着打我。那是我最美好的时光,那时候我们住在老院子,房子也大,祖父老两口住在中间的厅堂,加一个淘气的我,我和他们一起睡大炕,我一定要睡在中间,不停的缠着他们说话,夏天的午后,吃过粗粮的饭食,听着他们的鼾声,数着房梁上白杨树的椽子,小小女孩的脸上是生活淡淡的香,当时以为那就是永恒的样子。午休后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跟着祖母去东边的山坡放羊,光着脚丫的孩子追着羊群满山跑,还不忘用简易树枝和酒瓶子做的水桶舀上一些浑浊的河水,混着泥沙的河水,灌进烧的黝黑的铝壶,大功告成还不忘洋洋得意。

庄稼人的活是干不完的,只是庄稼人舍得用身躯挡住阳光让麦子成长,只要有收成他们笑起来恨不得皱纹里都夹着麦子。祖父祖母是黄土地里再也普通不过的一对农人。一生用脚步丈量土地,却感恩老天赏饭吃。后来祖父因为坐骨神经痛常年腰疼,整个人随着岁月慢慢弯曲,像是要弯曲到黄土里,如同老树盘根年轮渐长。此后的记忆就是不分四季的经常看到祖父因为病痛而发出的痛苦呻吟,十二年前又因为身患其他疾病祖父身体打开了一个小洞,常年挂着尿袋,大致一月有余需要换一根新的导尿管连接尿袋和身体。老家山路十八弯,起初还有医生来帮忙换管,慢慢的祖父久病父亲便成了半个医生,打针换药换连接管,就成了他们父子的日常!常人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祖父和父亲却成了相互修行最好的样子。他们就像一对苦行僧一样,搀扶照顾,我想祖父这一生,尽管病痛不断,身体的疼痛让他受尽折磨,好在父亲明白百善孝为先,现在看来因为祖父一生病痛父亲一生照顾,这却为我和弟弟做了最好的榜样,这个家族没有金银传家,却演绎了两个最温暖的词:孝敬和善良。老人说,人只有真切的面对过生死才能真正长大。而祖父的去世,我真切的感受远不止如此。以前听母亲念叨,唯有人才是本钱。那时我不懂!祖父的去世,看着满屋子的后代子孙,看着我的叔叔伯伯和弟弟妹妹们,忽而才懂,家族的意义。

祖父尽管病着,他有他活着的期盼,有人说人总要爱着点什么才能活下去。这话放在祖父身上最好。三十年前,最开始他的愿望是看着我和弟弟长大,儿孙膝下便足以;后来,村子里逐渐有了走出大山的大学生,他的愿望就成了是我和弟弟能好好读书从山里走出去;再后来我们毕业了他的愿望是我们各自有属于自己的工作;这些年他心里牵挂期盼的都慢慢实现。后来的后来,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一直等到了我们工作,甚至还等到了弟弟的女儿出生,这一晃竟是三十多年,祖父有了重孙女,他完成了四世同堂,自己也达到87岁高龄。抛开病痛折磨,祖父的晚年甚至一生也算圆满。

都说人活一口气,最后那几个小时,祖父在用最后一口气,等待远方回来的弟弟,那是他最疼爱的长孙。我和姑姑不停的在他耳边说:再等等,很快就到了,一听到这话他眼角不由得渗出泪液,我们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愿望,他的一口气,是见到所有他想见的人。一生一世,最后这口气是在极度的痛苦中完成结束,而这个过程才是让我真明白人在哭声中降生也在哭泣中结束的意义。祖父的最后一天是我和两个姑姑陪在身边度过的,看他浑身的褥疮和发脓的伤口,用尽全身力气喊疼却也发不出声音来,有一种无奈叫什么都做不了!有一种疼叫做尽管我们相互对视,却都明白这是最后一眼,从此人间便无他,祭奠变成了我们纪念唯一的方式。


文/陇西金霞

廊坊新闻网www.lfnews.c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