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新闻网新闻线索及举报电话 0316-5946555
返回首页 | 网站地图 | 微信号:lfnews0316

浙江村民自费筹办展览 揭露侵华日军细菌部队罪行

发布: 2016-12-13 15:54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李润文33682次

    村民自办“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者专题图片展”

  78岁的浙江义乌市崇山村村民王基旭祖孙三代自费筹办的“侵华日军细菌战受害者专题图片展”自今年9月3日正式开展以来,参观者络绎不绝。

  “11日,爹死了,全身发黑,娘哭着不让我们靠近,村口的大壮把爹用草席包起来,抬到空地上烧掉了。 20日,我听着娘的呻吟声一点点平静下去,终于安静了,下午我们的邻居们把娘也抬去烧了。23日,姐姐在床上安静地躺了许多天,我已经没有力气去看看她怎么样了。”

  1942年10月,侵华日军在崇山村实施细菌战,鼠疫肆虐,全村1200余人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死亡408人。这是村民日记记录的当年惨状。

  作为日军侵华细菌战的受害者,王基旭是状告日本原告团成员之一。2007年8月10日,日本东京最高法院就侵华日军细菌战国家赔偿诉讼案作出“不予受理”的决定。

  败诉后,王基旭和几位村民一起,一户一户走访调查细菌战受害者,收集图片、实物等证据,积累资料,筹建“侵华日军细菌战义乌展览馆”。

  王基旭把自家老祠堂当作展厅,自任“展厅管理员”。他说:“要让后代记住屈辱的历史。”

  1942年,他的姑妈、奶奶先后染上鼠疫,姑妈很快就死了,奶奶被日本鬼子剖开了肚皮,挖掉了五脏六腑。

  1940年至1942年9月初,侵华日军在浙江金华、衢州一带实施了惨绝人寰的细菌战。作恶者并不是臭名昭著的731部队,而是设在南京的荣字1644部队。

  老兵指认:恶魔1644部队50年后现原形

  1996年7月31日,23名日本民间爱好和平人士组成的日军细菌战情况调查团抵达南京,就鲜为人知的日军荣字1644部队实施细菌战的情况进行调查取证。

  调查团一行来到南京中山东路305号——南京军区南京总医院进行实地取证,3名荣字1644部队的老兵到现场指认,埋藏了50多年的秘密才被揭开。

  看到熟悉的地方,老兵深野利雄终于开口说:“当时,1644部队总部就在这里,我就是从这幢楼里出入,我的工作主要是做传染病的化验,为日本士兵服务。”

  1996年曾随团采访的南京日报社副总编陈正荣至今依然心绪难平。他说:“这是这支罪恶的细菌战部队成员在南京唯一的一次现场指认。”

  曾在荣字1644部队服役3年的老兵石田甚太郎负责关押实验战俘,他回到日本后拒绝领受政府的退伍兵接济,一直在海边做渔夫。1993年,石田临终前,叫回了在中国读书的外甥女水谷尚子,将关于1644部队的真相告诉她,并嘱她公布于世。根据舅舅的证词,水谷尚子来到南京实地验证,并且受舅舅嘱托,将他当年在荣字1644部队使用过的4件物品作为重要证据捐赠给中方。

  据历史专家介绍,石田甚太郎是首位站出来公开揭露南京荣字1644细菌部队历史真相的原南京荣字1644细菌部队成员。

  水谷尚子将舅舅的回忆整理,以《让历史事实公之于世——曾在1644部队服务的美术兵石田甚太郎的证词》为题,于1995年11月29日在上海《文汇报》刊出,成为迄今关于荣字1644部队最重要、最为详细的证词,也是目前关于南京荣字1644部队研究的重要历史资料。

  据石田回忆,1644部队分三科,“一科承担生物化学武器和细菌武器的研究和制作,是部队的心脏”;二科负责部队的武器材料管理和经营食堂;三科的任务是防疫,主要是制造疫苗。石田每天上午记录(部队活动)日报,下午给“马路大”(实验用活人)身体部位画像、为摘出脏器素描以及制作研究论文的图表、插页之类。

  水谷尚子研究表明,1942年,1644部队带了86联队的护卫兵和22师团及86联队军医部的人员到鼠疫大流行的崇山村里检索病菌,进行尸体和活人体解剖,并将村庄烧毁。这在日中双方的资料及证言中都是一致的。

  1644部队罪行累累

  1939年4月18日,日本细菌战战犯石井四郎亲自建立起番号为南京荣字1644部队,对外公开名称是“中支那防疫给水部”,又称“多摩部队”,它是侵华日军在中国同时期建立的华北、华中和华南三大细菌部队之一。

  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顾问经盛鸿教授研究发现,“荣字第1644部队”在南京活动6年,一直不停地从事细菌战研究与残忍的活体试验,杀害了无数的中国人,而南京当地的居民竟对此几乎一无所知。驻南京的其他日军部队则称它为“南京部队的七怪之一”。

  “荣字第1644部队”对上直属于日陆军参谋本部第九所——登户技术研究所;对下,在华中地区的一些重要城市如上海、苏州、常州、杭州、九江、南昌、安庆、汉口等地设立了12个分部。总部与各分部的工作人员总数达到1500多人。

  1998年8月18日和19日,在南京市北京东路原1644细菌战部队培养细菌工厂所在地范围内的工地上,挖出了几十块支离破碎的头盖骨与尸骨。

  现任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副会长、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原馆长朱成山研究员表示,这是中国第一次发现日本细菌战部队人体试验的物证,也是迄今唯一的一次。他说,“现场弥漫着浓烈的刺鼻药味”。

  朱成山与南京大学高兴祖教授等专家初步判断,这些遗骨与其他处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的遗骸明显不同,极为特殊。但究竟是什么性质的人体遗骸?朱成山请来法医学、皮革学、材料学、牙科等多方面专家,结合南京近代史学,进行了科学细致的考证,得出惊人的结论:这是一批侵华日军荣字1644部队人体试验遗骸。

  专家检验证实,检出“样品”中含有霍乱弧菌肠毒素基因,认为挖掘现场确实“曾经有过霍乱弧菌存在”。

  自1997年11月起,浙江、湖南两省日军细菌战受害者及其遗属180人向日本政府提出伤害损失赔偿诉讼,要求日本政府对战争时期的非人道罪行予以公开道歉、谢罪和赔偿。

  中国代表团曾几次远渡日本,状告1644部队的罪行,很多人是自费跟着代表团去做证人,然而最终日本法庭在证据确凿的情况承认了细菌战的事实,却以年代久远等理由驳回了上诉。至今提及此事,许多当年代表团的成员依旧唏嘘不已。

  “就算是败诉了,我们也要坚持下去,不能让历史事实被埋没。”王基旭说。

  森正孝是日本的一名大学教授,1996年7月31日,他任团长带领日本民间爱好和平人士组成细菌战情况调查团到南京调查1644部队。他说:“在日本教科书上从未提及细菌战之事,民众们都不知道日军曾有过如此罪行,我们只能自己去编写一本教科书,将真相公之于众。”


上一篇:朴槿惠将遭新国家党党内惩处 或被开除党籍
下一篇:重庆:市民举报冒黑烟车辆 奖励50元/车手机话费

廊坊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廊坊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廊坊新闻网及其协作单位或作者所有,其他单位和个人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廊坊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廊坊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廊坊新闻网 电话:0316-5129777、5946555

关注廊坊新闻网微信
廊坊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廊坊市委外宣局主办、主管 廊坊新闻网 制作维护
  冀ICP备07004413号 廊(公)备13100102000022 新闻发布许可证号:冀新网备132007012